花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将军的小娇妻(1V1 h) > 065章下回给软宝下面的小嘴喂葡萄
类似花海直播|咪乐|直播 新书为城市人群画像成长必须靠自己完成新书《只在此刻的拥抱》讲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孩在北京所经历的爱情、成长、职场故事。

七月的天气还有些炙热,安软软撑着伞给自己也给卫承泽遮阳,好奇的看着他亲力亲为,采用上好的梨花木,从选木到锯木到钻孔,打造一架秋千。

她心疼地拿着手帕不时给他擦拭汗珠,把伞移了移,尽量让阳光不照在他身上。

阴影的变化令卫承泽抬起头,安软软大半个身子露在阳光底下,她背着光,五官让他看得有些模糊,他不虞的开口:“到亭子里坐着。”

“不要。”她娇声拒绝。

她抢在他开口前又道,带着几许撒娇:“这是夫君亲手为人家打造的,我要看着你做。”

院中无人,卫承泽沾着木屑的大掌在她大腿画着圈,摸得安软软有些痒,缩了缩小脚。

“夫君……”

“腿不软吗?”

安软软娇脸薄红,娇嗔:“不许说了。”

“那到亭子里去坐着。你要是继续在这里站,我会以为你还有精力晚上继续欢好。”

安软软瞠圆了眼,“夫君!你、你要是晚上再来,我就跟娘一块儿睡。”

娇声娇气的威胁没有一点威胁力,但卫承泽却偏偏吃这套,他咂了咂嘴,“你是我媳妇,跑去跟娘睡这是什么道理。”

这近两个月来,每晚抱着一个香喷喷娇软的美人,一点点蚕食他的习惯,他都要醉死在这美人乡了,如今要让他独守空房抱不到美人,他可绝不愿意。

——至少在他还在京城的时候。

“那你受得住?”

安软软听出他的松动,伸出一手扯着他的衣服撒娇:“可以的,夫君你就让我陪你嘛。”

软糯的话打破他的心房,“伞自己撑着,不用递到我这边来,这点日光不算什么。”

安软软漾出浅浅而甜美的笑容。

春夏端着一盘冰镇葡萄上来,正欲招呼安软软过去吃,却让她唤了过来,柔荑拿起一颗较为小巧饱满的葡萄放进檀口,贝齿一咬,丰润甜蜜的汁水喷满口腔,冰凉的口感冲刷去夏日的炎热,带来一丝凉爽。

她又拿起一颗,弯着腰送到男人唇边,“夫君,张口。”

卫承泽目不斜视的听从指挥,一颗冰凉的葡萄被柔嫩的手指甫一塞进他嘴里,他便合上薄唇,含住那水润细嫩的指尖,湿热的舌尖舔舐着,继而裹住吸吮,一股微痒酥麻的感觉从手指传送开来,安软软两只小巧白粉的耳朵微微颤抖,耳后的皮肤全部竖起绒毛,鸡皮疙瘩竖立。

“夫、夫君……”安软软声音不稳的叫唤,手指从他夹着的唇瓣中抽了出来,指尖一片湿濡。

她羞红了脸,将军居然当着他人的面与她调情,这真的是、真的是……

将军低低笑了声,嗓音低沉沙哑,却令她红了耳廓。牙齿一咬、一吞,葡萄吞入喉中,低声说道:“软宝喂的……很甜。”

他中间的话语停顿了些许,透出几分意味不明。

她嗔道:“不喂了。”

卫承泽语气暧昧的说道:“那等下夫君喂你。”一时之间,竟不知他说的到底正不正经。

安软软羞得脸颊通红,将军总是占她便宜。

幸好春夏刚刚在二人暧昧旖旎的气氛中察觉中自己是多余的,便退了出去,要不然这番话再让她听了去,她要无颜见人了。

卫承泽把绳索穿过木板两端的洞,系上两个死结固定牢固,再把它系在木架上,便完成了。

打抛光滑的坐板长约两尺宽约一尺,正是舒适的尺寸。

安软软看着这架崭新的秋千有些激动,崇拜的目光落在前方高大健壮的男人身上,她毫不遮掩的褒奖对方:“夫君,你好棒,好厉害!”

正在勘测安全属性的卫承泽一听到那兴奋依旧娇软的声音,转而把目光落在沐浴着阳光,浑身散发着光,美得不似凡尘中人的女子身上。

美眸中闪着崇拜与爱意的神色真挚毫不作伪,轻易攫住他的心脏,整颗心如浸泡着蜜长着羽翼翱翔空中,这种感觉令他舒体通畅,身上每个毛细孔都发出骄傲而舒服的叹息。

这种感觉比每次打胜战还要令人欣喜愉悦与满足。

只要她用这种目光看着他,就好像他是她心目中的英雄,而他能为她做任何事,只要她用这种目光看他。

他控制不住地上前,视若珍宝地捧着她的俏脸,炽热的目光烫得安软软害羞不已,眼帘颤动,半遮着羞涩的眼眸,温热的唇印在那粉嫩饱满的樱唇上。

他珍重地、小心翼翼地、细细地辗转厮磨。

安软软的藕臂缠上他的颈项,半青涩半熟练地迎合着。

不含情欲的亲吻舒服得令她迷了心神,在空隙间喃道,娇吟软糯:“夫君,我爱你……”

话语就在不知不觉间吐露出来。

卫承泽喘着粗气,最终在她光洁的额上轻轻一吻,那股珍惜与怜爱的情绪在空气中飞腾,饶是瞎子也能察觉得出。

“乖宝贝。”

二人一番浓情蜜意的温存后,安软软便撒手奔向“新欢”,坐在秋千上轻轻晃荡了几下,扬着甜美灿烂的笑容叫唤:“夫君你过来推我。”

将军有点不是滋味,刚刚才诉说完心意一眨眼就把他丢下了,但他还是上前,长臂一伸,娇小的人儿没反应过来便到了他怀里,而他落座于那块梨花木板上。

木板发出吱嘎的声音,好像有点承受不住。

安软软顿时瞠大了眼看着将军,眼里写满震惊、不敢置信与委屈。

她挣脱怀抱跳了下来,拉着将军的胳膊想拉他起来,可小胳膊小腿的一点力气也没有,撼动不了对方分毫,她焦急得跺了跺玉足,眼眶里泛起水雾。

“将军、你起来。”

卫承泽一动不动,双手抱胸反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起来嘛!”

他还是毫无动静。

安软软噘起了樱唇,委屈的开口:“你太重了,秋千要坐坏了。人家还没开始玩呢。”

卫承泽哭笑不得,小没良心的,也不瞧瞧这秋千是谁做的。

安软软抱着他的手臂撒娇,“夫君,你到亭子里去坐嘛。”

软绵且弹性十足的触感实在是一种享受。

他就这样放松全身任由安软软拉着他到了亭子,也把她搂进自己怀里,二人交迭坐在石椅上。

虽然这姿势也好,但……他看了一眼秋千,到底还是可惜了,唉。

“人家要坐秋千啦。”安软软挣扎着想奔向她的新玩具,却被抱得牢牢的。

“夫君好讨厌。你不能坐为什么也不让我坐啦?”

“哼。”卫承泽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,随手捏起一颗葡萄递到安软软跟前,她看了看,最终乖巧地坐在他怀里,不过还是噘高了唇,小口地吃着他递来的葡萄。

她也拿起葡萄喂他,不过这回她学聪明了,待葡萄进了他唇里她便飞快地抽回手,然后鬼灵精怪地笑看着他。

卫承泽也迷上了互相投喂的情形,两个人笑嘻嘻的分食一盘葡萄。

最后一颗被他拿着喂进安软软嘴里时,他俯身含住小巧圆润的可爱耳珠,细细沙哑的声音传进她耳里:“下回给软宝下面那张小嘴也喂葡萄好不好?看它会不会更贪吃。”

“咳……”

安软软被葡萄呛到了,一张脸涨得通红,如火烧云般璀璨。

“你、你别瞎说……那里、那里怎么能塞东西呢……”

卫承泽不说话,只在她耳边低笑。

安软软又气又羞,只好把小脸埋进他宽阔的胸膛,当个缩头乌龟,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卫承泽把玩着她靓丽乌黑的秀发,想起早些时候他那群下属的话,开口问道:“软软,你可有什么堂表姐妹?”

————

在打造秋千之前,将军内心:可以玩秋千py√肯定别样刺激

秋千

百度